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企業文化 < 人物風采
人物風采
粉墨人生 ——记河南省戏曲家协会会员、义海能源员工胡永强
時間:2019-08-23    來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團

“古老的說唱有板有眼,陰陽頓挫融在其間……有多少心酸多少感歎……千萬個故事唱,在裏面……”這是零點樂隊很出名的一首歌《粉墨人生》的歌詞。這首歌唱的是中國戲曲人的真實寫照。也是今天故事的主人公胡永強最喜歡的一首歌。“老胡工作上一絲不苟,唱戲也是剛剛的!”這是工友們對他的一致評價。在義海能源大煤溝煤礦,提起火工品庫發放員胡永強,工友們無不對他豎起了大拇指。

在大煤溝煤礦宿舍6號樓,胡永強擁有一間十余平方米的“工友理發室”,這不但是胡永強的“工作室”,還是他“唱、念、做、打”練功的地方。房間內琳琅滿目的獎牌、獎杯讓人目不暇接,也見證了他27年的執著追求:河南衛視《梨園春》曲劇類周冠軍;青海省海西州成立60周年文藝會演、大柴旦行委“永遠跟黨走”消夏演出、大柴旦行委創建文明衛生城市會演等演出第一名;海西州首屆“新華都杯”柴達木之星大獎賽三等獎;大柴旦行委“雙創”展示新成果文藝會演第三名等。上班之余,當理發室裏沒有顧客時,他就利用空閑時間鞏固“手、眼、身、法、步”。操練“生、旦、淨、末、醜”等角色。就連正旦、花旦、刀馬旦、老旦等專行,長靠武生、短靠武生他也能刻畫得入木三分。

現年39歲的胡永強,出生于河南平頂山市魯山縣一個普通農民家庭。說起和戲曲結緣,他坦言純屬機緣巧合。河南是戲曲之鄉,也是曲劇、河南梆子等劇種的發源地。胡永強的父親是個老戲迷,身邊的一部老式收音機是他聽戲的精神樂園。像著名曲劇《卷席筒》、豫劇《打金枝》《花槍緣》等都能哼上幾段。常言道:“有智吃智,沒智吃力。”小時候,胡永強身子骨比較單薄,父親看他不是“吃力”的那塊料,那就選擇唱戲吧。就這樣,1996年,15歲的胡永強來到張官營鎮戲曲學校,開始了他的學藝生涯。

俗話說:“台上十分鍾,台下十年功”,學戲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它需要有童子功,像人們常說的“下腰”“劈叉”“拉筋”等動作,大部分都是在少年時練成的。這對16歲才入行的胡永強來說,明顯有些晚了。“既然選擇了,就要幹出個樣子。”胡永強常常告誡自己。在戲校,面對每天近乎苛刻的訓練科目,胡永強都咬牙堅持了下來。他坦言道,當初選擇學戲並非出于熱愛,而是出于謀生。從小喜歡武俠劇的他,當初只對武生的空翻動作情有獨鍾。戲校師父看在眼裏,急在心頭,對他循循善誘,讓他明白,只有做到唱、念、做、打,在這個行當才有立身之地。通過這番教誨,他練功的勁頭更足了。每到周末,只要師父不回家,他就懇請師父給自己開小竈。3年來,正是憑著對戲曲藝術的執著追求,胡永強在“旗把”身段組合、刀槍劍戟等方面樣樣拿得出,放得下,成爲戲校裏的全能弟子。

機遇決定命運。1993年,義煤公司豫劇團和河南省藝術學校開展合作,面向社會招收一批定向委培生。給出的優惠條件是學費全免,畢業後到義煤豫劇團工作。這對出身農村的胡永強來說,等于減輕家庭負擔,畢業就能上班,無疑是吃上了“皇糧”,端上了“鐵飯碗”,何樂而不爲呢?他回憶說,當時全班34個同學中,他是四個被錄取的男生之一,對此,他倍感珍惜。

然而,人生總有起起落落。1998年,剛剛工作3年的胡永強正好趕上國有企業改制的變革期。胡永強所在的義煤豫劇團作爲地面輔助單位,更是首當其沖。生性好強的胡永強就想,人生能有幾次搏?坐以待斃不如放手一搏。他發揚不等不靠精神,辦理了停薪留職手續,幾經輾轉,憑著自身紮實的功底,考進了汝州市曲劇團。

在劇團內,憑著過硬的基本功,胡永強很快便融入其中。除了擔綱主角,他還擔任教員。胡永強說,他最喜歡的是醜角。問其原因,則是“醜角總能給觀衆帶來歡樂和笑聲”。比如,在傳統劇目《三子爭父》裏,胡永強飾演的石憨,以憨厚老實,熱心助人的舞台形象,給觀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胡永強坦言,2000年~2003年,隨著娶妻生子,家庭開銷日趨增多。于是,夫妻兩人就投靠姐姐,到她的理發店裏學門手藝增加家庭收入。天資聰穎的他,4個月後就另立門戶了。開店後的他無論生意再忙也總不忘擠出時間吊嗓子、背唱詞。是金子總會發光的。2009年11月,他參加了河南衛視《梨園春》欄目並獲得曲劇類周冠軍。這一年,他加入了河南省戲曲家協會,成爲該協會會員。一時間,他在義馬小城成了名人。機會總是眷顧時刻有准備的人。這時,義煤豫劇團的領導經多方打聽找到了他,讓他歸團演出。在這期間,他演出了《七品芝麻官》《屠夫狀元》《南陽關》《三哭殿》等傳統劇目。所到之處,深受群衆們的歡迎。尤其是《七品芝麻官》裏的低八度唱法,他是圈內爲數不多的行家。唐派、牛派、常派唱腔,他都能來兩下子。

2011年,胡永強受義海精神的感召,決定到大西部去。在一個冬日的黃昏,他義無反顧地踏上了西去的列車,成爲了義海能源大煤溝煤礦的一名員工。來到青藏高原後,他的戲路更寬了,思路也更開闊了。每逢閑暇,他就到當地的秦腔劇團觀摩學習。每次,義煤豫劇團到海拔4200米的天峻義海演出時,他總是不辭辛苦,愉快地接受任務。在戲曲領域裏,他從不故步自封,也不沾沾自喜,而是把所學所思所悟教給別人,來發現和培養更多的後繼者。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27年的粉墨生涯,胡永強最深的體會是:在別人的故事裏,一招一式、一笑一颦,演繹的其實都是自己的人生,他願意全力以赴、無怨無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