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行業動態
甯東能源化工基地——駛向現代煤化工創新的藍海
時間:2019-07-31    來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團

甲醇、烯烴、聚丙烯、煤制油……甯夏甯東能源化工基地進入新一輪轉型蝶變期,通過加快打造煤化工全産業鏈,把煤炭盡可能“吃幹榨淨”,成爲我國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的探路者、現代煤化工領域的領跑者。

荒漠上崛起科技高地

甯東基地原本是毛烏素沙漠邊緣的一塊荒原,隨著衆多煤化工企業的進駐,如今崛起成爲科技創新的高地。

作爲全球單套規模最大的煤制油項目,國能甯夏煤業集團年産400萬噸煤制油項目通過國産化技術攻關,打破了國外對煤制油化工核心技術的壟斷,提高了我國煤炭清潔利用能力。

而這一切來之不易。“我們不斷優化工藝,消除了國外工藝固有的缺陷。”參與煤制油項目“神甯爐”研發工作的核心成員、甯夏神耀科技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匡建平說,曆經4年時間、對氣化關鍵路徑和環節進行5000多次革新,自主研發的“神甯爐”終于走向國內外市場,實現從技術引入向技術輸出的“華麗逆襲”。

形成由點到面、由中心到全局的創新網絡格局是甯東基地的新變化。今年,甯東基地建設了煤化工科技成果産業化中試基地,推進現代煤化工技術的引進和轉化應用,並超前謀劃發展氫能産業。

“通過我們的中試平台和實驗室,吸引東部地區企業的先進成果在這裏進行中試、孵化。成功了,就能培育出新企業、好企業。”甯東基地黨工委常務副書記、管委會副主任陶少華說。

目前,甯東基地以科技創新帶動全面創新,每年安排不少于7000萬元資金,健全政産學研用“五位一體”創新機制,引導支持企業加大研發投入,形成可持續的創新能力。2018年,甯東基地全社會研發投入強度達1.8%,科技進步貢獻率達52.5%。

煤化工産業集群發展

很難想象,深埋地下的煤和5G産品電路板及芯片上的保護膜添加劑有關系。事實上,從煤炭到烯烴,然後到精細化工中間體,再到精細化工産品,最後變成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的消費品……現代煤化工充滿了精彩。

“我們生産的新型電子電氣精細化學品,原材料正是甲醇、甲苯等數十種煤化工上遊産品。”甯夏沃凱珑新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長郭徐良說。

把企業從江蘇搬到甯東基地,一個重要原因是可以“就地取材”。“危化品原材料只能通過陸運,運輸成本高,現在我們與上遊企業同在一個園區,可以大大節約成本。”郭徐良說。

通過“産業鏈+朋友圈”招商等形式,甯東基地招引了一批技術含量高、輻射帶動強、節能環保的項目,促進産業鏈向下遊延伸。

“甯東基地要做的是現代煤化工,要解決消耗了很多能源,卻把中間産品運到東部地區再深加工的問題。”陶少華說。

如今,甯東基地“以煤爲頭、以化爲尾”的現代煤化工産業集群加快形成,已布局建設煤制烯烴、煤制乙二醇、合成潤滑油、液體石蠟等煤制油副産品增值利用精細化工産業項目。在提升大宗煤化工原材料的規模和質量、強化原料成本優勢的同時,正做大做強“現代煤化工、精彩在甯東”的特色品牌。

2018年,甯東基地精細化工率從7.3%上升至13.2%。

一體化發展解決成長煩惱

2018年,甯東基地工業總産值和增加值分別占甯夏的35%、40%,是西北唯一産值過千億元的化工園區。如今,甯東基地累計投資超過5000億元,成爲我國四個現代煤化工産業示範區之一,在煤炭清潔高效利用領域領跑。

從轉型陣痛駛向創新藍海,從“傻大黑粗”向“窈窕淑女”轉身,甯東基地不再走挖煤賣煤、燒煤賣電的老路,持續推動産業間、企業間耦合共生、原料和産品互供互享、節能減排,實現企業內和企業間清潔生産、能源梯級利用和廢棄物綜合利用,構建源頭減量、循環利用、零排放和産業鏈合理延伸的循環型工業體系。

面對節能減排壓力大,環境容量、土地和水資源接近極限的發展難題,甯東基地先後投入400多億元用于重大環保和循環化改造項目建設。借鑒國外先進園區的建設運營一體化理念,把基礎設施裏的蒸汽、物流、工業氣體等進行統籌規劃建設。

“要在現有規模不增加的情況下,通過高效集約利用,使整個園區的環境容量保持在合理限度。”陶少華說,科研、人才等工作都可借鑒複制一體化發展理念,最後甯東基地將形成一個有機整體,向世界一流現代煤化工基地邁進。

據《中國煤炭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