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媒體聚焦
初心指引援疆路 奋斗绘就新画卷
時間:2019-09-27    來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團

新疆,位于西北邊陲
經曆了億萬年的滄桑巨變,遼闊壯麗
河南,地處中原腹地
孕育了五千年的燦爛文明,曆史悠久
從兩漢時期的絲綢之路,再到新時代的“一帶一路”
豫新這兩片升騰希望的發展熱土
雖相隔千裏,卻命運相連
6月12日,集團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劉銀志在新疆公司調研時指出,近年來,在集團公司的指導下,在地方黨委、政府的支持下,新疆公司結合國家政策規劃和企業實際,通過廣大幹部員工的團結拼搏和艱苦奮鬥,創造性地開展工作,在安全管理和企業發展等各方面取得了卓越業績。這些成績,體現了幹部員工牢記使命、不懈奮鬥的精神,是對河南能源“特別能戰鬥”精神的寶貴傳承。
時隔兩個月之後,集團公司黨委又派出采訪團遠赴新疆,走礦廠、入井下,連續舉行5次、100多名基層員工及家屬參與的座談交流會,深入了解駐外員工在工作和生活上的艱辛與不易,探尋發現黨員幹部以及員工群衆中的感人事迹。
讓我們一起走進新疆公司,從基層單位的發展巨變中,從一組組飄紅的數據中,從幹部排滿的工作日志中,從一線員工的熱火幹勁裏,從少數民族員工的笑臉上,感受這個“特別能戰鬥”的團隊迸發的精神力量。
回望中
感歎中
一幅幅艱苦創業的生動畫卷徐徐展開……

牢记使命 挺进西部

天山腳下,發展腳步铿锵有力;戈壁灘上,豫新兩地情深意長。
回撥時針,時間追溯到2007年。這一年的12月,永煤公司、義煤公司、焦煤公司等單位相繼派出精兵強將,挺進新疆,支援邊疆建設。
2010年,進疆單位又積極響應黨中央對口援疆號召,成爲河南省産業援疆的主力軍。
2014年年初,集團公司對在疆單位進行統一管理,形成了今天的新疆公司。
新疆雖然是名副其實的資源大省,但2008年集團公司剛入疆時,新疆煤炭行業早已強企如林,僅央企就有22家,優質資源大多已“名花有主”。
一些當地人也對初來乍到的河南企業並不熱情:“你們不就是想開小煤窯嘛,跟別人有什麽不同!煤挖完了,屁股一拍走人了,能給我們留點啥?”
越是質疑,越是要幹出個樣子來,用行動打破質疑!
爲了盡快打開局面,新疆公司第一批入疆的開拓者,愣是揣著馕和礦泉水,用了一個月的時間跑遍了整個阿克蘇地區,考察了大大小小20多個煤礦。經過充分研討和論證,最終決定整合第一對礦井——衆維煤業。
衆維煤業地處拜城海拔2400多米的天山深處,是一座設計年産量只有6萬噸的小煤窯,生産生活設施十分簡陋。它從2002年建礦起就一直不達産,9萬噸礦井技改項目折騰了3年也沒有完成,是當地人眼裏扶不起的“阿鬥”。
但河南能源人偏偏不信這個邪。“領導派我們過來,就是要做好工作,雖然時間緊、任務重,但我們不能交一張白卷回去,不能給河南人丟臉!”首批援疆、現在已是衆維煤業黨委書記、董事長的趙忠賢和很多人一樣下定了決心。
憑著這股幹勁,接收半年後,衆維煤業就完成了9萬噸技改任務,實現了當年達産,當年盈利3000萬元,3年後又完成了90萬噸技改任務。一下子,衆維煤業成了南疆煤炭行業的耀眼新星。2011年阿克蘇地區安全生産標准化現場會就在衆維煤業召開,會上專門介紹了衆維煤業的發展經驗。
實力贏得了尊重,安全贏得了信任。隨著衆維煤業的整合成功,新疆公司掀起了整合熱潮,在庫車縣拿下了主力礦井龜茲礦業,在拜城縣建立了首個化工企業衆泰煤焦化,在伊犁建設永甯煤化,在塔城與兵團合作開發屯南煤業,一座座礦廠在天山南北拔地而起,發展的大幕快速拉開。
站穩腳跟後,新疆公司又經曆了兩次曆史性跨越。2014年,河南能源對在疆企業實行區域化管理,將原來分別隸屬于河南能源、永煤、義煤、焦煤的28個子公司全部劃歸新疆公司統一管理,理順了股權關系,實現了握指成拳。

艰苦创业 扎根奉献


紅柳,在新疆隨處可見,它不懼烈日嚴寒,即使被風沙掩埋,也要化枝幹爲根須,冒出新芽,開出紅花,在茫茫戈壁擎起一片片生命的綠意。
河南能源的首批創業者就像紅柳一樣不懼艱險。原衆維煤業副總經理,現塔河礦業黨委書記、董事長紀奉玉2009年4月剛到衆維煤業時,一看地面設施心裏就涼了半截。礦區在一條寬不到100米的山溝裏,辦公樓、食堂、澡堂都沒有,自己和其他5個副總擠在一間彩鋼板房裏,晚上睡覺的床下凍著一尺厚的冰。沒電話、沒電視、手機也沒信號,隨身帶的技術書都被他翻爛了。
老員工李偉記得很清楚,當時礦在一個彩鋼板房裏建了個臨時澡堂,只有4個水龍頭。最長的一次洗澡,排隊就用了7個小時,12月的天山,室外零下二十多攝氏度,洗完剛出門,頭發就被凍上了。
其他新入駐的單位也不例外,衆泰煤焦化2008年4月,開工時,廠區是一片幾百畝的亂石灘,僅有一台鍋爐和一排泥巴鋪頂的臨時生活房,冬天冷得像冰窖,夏天熱得像蒸籠。
地處戈壁灘的中潤煤業當時更是荒無人煙,由于茫茫戈壁沒有參照物,建設初期經常找不見礦區範圍在哪。沙塵暴刮起來時遮天蔽日,最厲害的一次,地窩子頂都被刮掉了,一個幾噸重的油罐被刮跑了幾百米。
接管之初,到衆維煤業、龜茲礦業都沒有路,車輛都是順著河道走,短短的80公裏路,需要顛簸五六個小時,遇到發洪水,很長一段時間不能通行,吃飯僅能是饅頭就辣椒。中潤煤業員工楊濤一個月去一次縣城,去了就在菜市場門口坐一天,就爲了看個人來人往。“一年不出山,有錢沒地花”成了幹部員工當時的真實寫照。
比起生活,更苦的是思鄉之情。龜茲礦業原副總經理王浣臣,在礦上一個人幹4個人的活,淩晨一點前基本沒有休息過。由于太忙加上時差的原因,給家裏打電話的次數很少。一次回內地開會,由于時間緊,要溝通協調的工作多,沒顧得上回家。得知兒子回來的老母親,不顧年邁,硬是從幾裏外拄著拐杖來看他。王浣臣說:“自己欠老人和孩子的太多,但大家都想著自身利益,不願意出去,企業怎麽發展?”
大學畢業生孫長偉孩子剛出生3天,他就被派到衆泰煤焦化工作。想孩子時,他就讓妻子把照片發到網上,夜深人靜時看幾眼。一次回內地開會,正好妻子帶著孩子在老家,他只好在屋子裏坐了半天,看著空蕩蕩的家,他頓時淚流滿面。

安全发展 矢志不渝


入疆11年,新疆公司始終站在講政治的高度抓安全,安全管理標准成爲新疆煤炭和焦化行業的標杆和模板,管理方式得到自治區黨委、政府和行管部門的高度認可,多次點名表揚並要求全疆推廣。
然而,誰曾知道當初新疆公司創業初期的安全管理難度有多大。
衆維煤業、龜茲礦業接管前,井下條件差,都是年産煤炭6萬噸的小煤窯,出煤掘進全靠放炮、設備只有老式刮板機和人力礦車。管理很不規範,上班像趕集一樣,沒人講解工作要點和注意事項,也沒人安排工作次序和措施;工作服都是自備,還有穿著球鞋下井的;工人踩著塑料袋,踢著飲料瓶幹活;隊伍不穩定,很多當地員工一發工資就沒影了,隊裏的員工一年要換上四五撥。
爲了扭轉這種局勢,衆維煤業召開全礦員工座談會,詳細了解員工的想法,最後了解到員工最關心的是工資開多少?能不能拿到工資?爲什麽幹同樣的活,工資不一樣?找到症結後,他們一方面推行隊務公開,讓員工詳細了解工資的算法,同時建立大學生標杆班組,給其他員工樹立榜樣,最後還開展了3個月的全員軍訓,規範了員工行爲。
通過加大投入,增加設備,強力推進安全“雙基”建設和質量標准化建設,接管後的礦井井上、井下整體面貌發生了徹底的改變,工作效率高了,員工的工資也翻倍了。
2011年,自治區煤礦安全生産標准化現場會在龜茲礦業召開,新疆公司作爲代表作了經驗交流發言;2013年度,國家安監總局、國家煤礦安監局公布的年度一級安全質量標准化煤礦名單中,新疆9對礦井入選,新疆公司占了三分之一;2018年10月,在自治區四季度煤礦安全生産電視電話會上,新疆公司管理的天欣煤礦被自治區煤炭工業管理局局長吳甲春提名5次,表揚3次;2019年5月,國家煤礦安全監察局黨組成員、副局長宋元明在疆召開座談會時稱贊新疆公司“這是一家有人性、有良心、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
如今,衆泰煤焦化是自治區第二家獲得國家危化品行業一級安全生産標准化殊榮的企業。龜茲礦業連續多年獲得“國家一級安全質量標准化礦井”和“國家特級安全高效礦井”榮譽稱號,曾作爲全疆13對一級安全質量標准化礦井的唯一代表,代表新疆迎接國家煤礦安全監察局安全質量標准化驗收,並得到了高度評價。
安全就是效益。11年來,新疆公司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累計生産原煤5000多萬噸,利潤總額34億元,是自治區唯一一家持續盈利的煤炭企業,而且噸煤利潤、人均利潤、制造成本等在同行業都位列前茅。從入疆時的一窮二白到如今朝氣蓬勃,新疆公司已是擁有子公司25家,煤炭資源160億噸,資産總額79億元,在冊員工4300余人的自治區第八家直管大型煤炭企業。

敢于担当 开拓进取


新疆公司的發展並不是一帆風順,中間也經曆了很多曲折。但在新疆公司黨委的堅強領導下,廣大黨員幹部始終保持憂患意識,勇于擔當,最終將挑戰變成了機遇,將壓力變成了動力,邁過了一道道坎。
2012年,隨著市場變化,衆泰煤焦化面臨生死考驗。該廠的主打産品——二級冶金焦幾乎沒有市場,價格從每噸1700元一路下滑到每噸1200元。
焦炭賣不出去,沒錢發工資,人員流失快,何談發展?當時整個新疆地區一級冶金焦冶煉技術是空白,産品都是從外省運過來的。對衆泰煤焦化等焦化企業來說,研發一級冶金焦,既是一個挑戰,也是一個機遇。
以總工程師蔣善勇爲首的研發團隊,15人中12個是黨員。在100多個日夜裏,他們做了638次的小焦爐試驗、96個鐵箱試驗,400多種配比方案。
蔣善勇的愛人侯維回憶道:“那段時間,他茶不思飯不想,心思全在工作上,上班了就一直守在實驗室,下班了就把自己鎖在屋裏,翻看各種跟磚頭一樣厚的書,孩子才一歲多,他也顧不上照看。”
2013年4月,衆泰煤焦化第一爐規模量産的一級冶金焦試産,成爲自治區第一家生産一級冶金焦的企業。大規模生産後,産品迅速占領市場制高點,每噸産品較傳統的二級冶金焦增值近200元,每年貢獻的利潤在4000萬元以上。
2016年,国务院安委会对新疆21对未批先建、手续不全的矿井下发了停产通知书,潘津煤矿名列其中。“资金原本就捉襟见肘,停产后更是雪上加霜。” 财务总监王保杰深有感触。
眼看礦井複工複産遙遙無期,財務的錢袋子也見了底,370人的吃飯問題成了最大的難題。到底該怎麽辦?員工在思考,黨組織更在思考,危難時刻,礦黨總支及時組織了“潘津煤礦出路在哪裏?”大討論活動,討論的結果是——走出去找飯吃!
該礦黨總支走訪了無數個礦井後,與沙灣東升煤礦簽訂了管理技術輸出協議,與哈密沙墩子煤礦簽訂了勞務輸出協議,爲270多位礦工兄弟解決了飯碗問題。
1

     “因为没钱,食堂买不了菜,菜贩也不给赊菜,员工面临着断菜断顿的艰难局面,听说附近地里有不少摘剩下的南瓜,我们就只得去捡回来吃。”回想起那段艰难的时光,副总经理郑军心里颇为感慨,“一连吃了一星期的南瓜,真的吃够了,这一辈再也不吃南瓜啦。”永宁煤化生产科副科长郭重托从那以后便戒了南瓜。
正如長征一樣,堅持到底就是勝利。潘津煤礦最終順利通過竣工驗收,成爲高産高效的典型。集團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劉銀志專門批示在全集團公司推廣學習其精幹高效的工作經驗。
2016年以來,新疆公司先後結合發展實際,提出了“先生存、後發展”,“先做優、再做強”,“先做強、再做大”等發展理念,有針對性地解決了一些影響企業長遠發展的手續辦理、項目建設、“僵屍企業”處置等要事、難事,挺過了煤炭行業低谷。
困難往往與發展相伴,挑戰常常與機遇同行。每每遇到挫折,新疆公司總能經曆風雨見彩虹,靠的就是勇擔當、敢作爲,始終把責任扛在肩上。

绿色发展 和谐共赢


在人們的印象中,大美與荒涼並存是新疆的真實寫照。新疆公司大多礦廠就位于荒漠戈壁中。爲了克服自然條件的先天不足和脆弱,從2008年進疆之初,新疆公司便主動承擔國有企業保護生態環境的使命和責任。
中潤煤業位于准格爾盆地古爾班通古特沙漠的邊緣,地處戈壁,風沙很大,時不時還會來場遮天蔽日的沙塵暴。
爲了綠化礦區,中潤煤業的幹部員工可吃了不少苦。種樹的第一步,挖坑就被難住了。挖到泥岩的地方,洋鎬砸下去只能看到一個白點,風鎬鑽下去,也只能打掉表皮的一層粉,幾個坑挖下來風鎬的鑽頭都壞了好幾個。
最難的還是沒有水,因爲生活用水都是從30公裏外買來的。“人可以不洗臉,但樹苗沒有水就活不成了!”大家狠下心來,除了保證食堂用水,所有的水都用來澆灌樹苗。戈壁灘一年到頭,下雨的次數一只手都能數過來。每當下雨,員工們就搬出盆盆罐罐,擺一地接水。
等到樹苗好不容易剛發芽,就有成群的駱駝來吃樹葉。員工們想盡了辦法,用狗攆、按喇叭、甩鞭子,與駱駝打起了“持久戰”。
日複一日、年複一年,員工們用雙手在戈壁灘種出了一片防風固沙林。11年來,種活了2萬棵樹,建成了240畝的美麗花園。
中潤煤業因爲綠化礦山吃了不少苦頭,卻也因此嘗到了最大的甜頭。2018年,國家環保督查組進駐准東地區,在所有煤礦都被叫停的情況下,唯獨中潤煤業逆風翻盤,産能從200萬噸提高到一期400萬噸、二期800萬噸,成爲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唯一一家因爲環保效果突出跨入了大型露天煤礦行列的企業。
爲了保障女兒河不受汙染,龜茲礦業投入1600多萬元建設了截滲牆,每年還投入近百萬元定期清理河流周邊垃圾,疏通河道。礦井水和生活用水經處理後用于澆灌礦區周邊荒山,把荒山變成了綠水青山。今年6月,龜茲礦業成爲了自治區第一家通過國家驗收的綠色礦山,成爲了全疆的綠色環保先進典型。
像這樣的故事,在新疆公司還有很多。衆泰煤焦化先後投入環保資金1億多元建設“花園式工廠”,成爲了全疆綠化面積最大的焦化廠;位于帕米爾高原的康蘇煤礦由于資源枯竭,盡管已經退出了,但新疆公司員工在礦區栽種的1.1萬多棵白楊樹,卻給當地留下一片生態林;因政策原因,豫焦能源5對礦井退出幾年後,至今新疆公司仍在積極進行植草種樹;天欣煤礦,穿過礦區的河流全部用蓋板進行覆蓋,周邊的每一棵樹都采取衛星定位進行管理。這也是新疆公司勇做生態和諧守護者的生動體現。
初心和使命,重在堅守,難在堅守,成在堅守。11年來,新疆公司牢記建設邊疆、綠化礦山的初衷,深度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綠色發展理念,把地下烏金發掘出來奉獻社會,把貧瘠地貌治理成綠地草原,發掘了“金山銀山”,建設了“綠水青山”。

民族融合 亲如一家


習近平總書記說:

要像愛護自己的眼睛一樣愛護民族團結,像珍視自己的生命一樣珍視民族團結,像石榴籽那樣緊緊抱在一起。

去年10月,衆維煤業和衆泰煤焦化的張曉朋和龐龍偉這一對堂兄弟分別迎娶了維吾爾族一對親姐妹花,一時被傳爲佳話。
如今,幸福的買熱亞木5月份已經生下了可愛的寶寶,妹妹也即將迎來了自己的愛情結晶。
像她們這樣喜結連理的新人,在新疆公司就有13對。在新疆公司,民族結對幫扶讓各民族員工變成了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新疆銷售公司綜合部部長李明港熱心公益,入疆工作後,他將這種好傳統從河南帶到了新疆。工作16年來,他先後資助了21名學生,組建了多個公益團隊,先後獲得“永城義工”特殊貢獻志願者、喀什市“扶貧先進工作者”、伊犁州“感動伊犁”最美志願者稱號。
習近平總書記說過:“全面小康路上不能忘記每一個民族、每一個家庭。”
入疆十余載,新疆公司內部的12個民族,像家人一樣相互扶持,有100多對民漢同胞結成了親戚,通過結對認親,對口幫扶,幫助500多名少數民族群衆成功脫貧。
2016年,喀布斯浪河突发大水,拜城县特困村克孜尔乡丘纳克买里村的许多农田、房屋被淹,得知灾情后,众泰煤焦化第一时间行动起来,送去了帐篷、米面油等生活必需品,还拿出数十万元帮助他们灾后重建。为了解决村民的后顾之忧,还主动和他们村建立帮扶关系,签订《劳动协议》,每年为村民提供18个工作岗位, 每人每年可增加近5万元的收入。
新疆公司不僅成爲民族群衆眼中的活雷鋒,還是當地人心中的致富引路人。烏什縣是國家級貧困縣,他們縣的阿合雅鎮巴紮(10)村是新疆公司對口幫扶的貧困村。爲了改善他們的交通和教育條件,新疆公司累計捐贈265萬元,並解決了7個特困家庭人員的就業。
除了改善基礎生活設施,提供就業崗位外,新疆公司基層礦廠都和周邊的村子簽訂收購農副産品協議,主動上門收購。
庫車縣阿格村有一位70歲的老人熱合曼·吾甫爾,他每次見到來村裏收農副産品的新疆公司員工,都會笑呵呵地說:“共産黨好!新疆公司亞克西!以前我的辣子爛到地裏也沒人要,現在,你們跑這麽遠收我的辣子,我的辣子再也不愁賣了!”
新疆公司這個大家庭,帶著攜手發展這份初心走過了11個年頭,先後幫扶了20多個貧困村和單位,其中溫巴什鄉和老虎台鄉的兩個村已經實現全面脫貧,參與了國家“安居富民”工程、庫車縣扶貧幫困計劃、阿拉格鎮災後重建等公益項目,在扶貧、援疆、救災等公益建設上累計捐贈1.25億元。
新疆公司先後獲得全國煤炭工業先進集體、全國安全文化建設示範企業、開發建設新疆獎狀、自治區模範勞動關系和諧企業、河南省省管企業先進集體等一系列榮譽稱號。

不欺过往 不负未来


如今的新疆,在習近平總書記關于“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是新疆工作總目標”的指引下,社會穩定、繁榮和諧,營商環境持續向好,入疆旅遊人數連創新高。
隨著“一帶一路”、西部大開發、中巴經濟走廊等國家戰略的深度推進,位于核心區域的新疆,已經不再是往日的內陸口袋底,而是站在了向西對外開放的最前沿,企業在疆發展前景廣闊。
今年夏天,新疆公司龜茲礦業所在的最美公路——獨庫公路上,前來旅遊的車輛絡繹不絕,旅遊人數創下曆年新高。作爲國家級綠色礦山的龜茲礦業,也將發展方向瞄准了發展工業旅遊。
2018年,集團公司幫助新疆公司制定了十三五及中長期發展規劃,並把新疆公司定位爲河南能源的戰略轉移承接地,確立了在哈密地區建設河南省能源産業援疆煤電化綜合示範園區、在庫拜地區建設煤油氣能源綜合利用基地、在准東建設煤炭深加工基地的“一園區兩基地”的發展布局,新疆公司步入了發展新時代。
2018年8月15日,中央政治局委員、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和河南省委書記王國生共同出席了河南能源與哈密地區的産業援疆協議簽約儀式,支持新疆公司發展。
在集團公司的大力支持下,新疆公司“一園區兩基地”規劃正在加緊實施,哈密園區正朝著國家級産業示範園區加速推進。未來,新疆公司將形成煤炭産量6000萬噸、化工産品1000萬噸、電力裝機300萬千瓦、貿易量在1400萬噸以上的發展規模,實現“再造一個河南能源”的目標。屆時,新疆公司將新增營業收入1500億元,新增就業崗位超過1萬人,增加利稅超過300億元,真正成爲千億元産值的能源強企!
今年前7個月,新疆公司延續強勁發展勢頭。新整合的塔河礦業榆樹泉煤礦已經恢複生産,榆樹嶺煤礦年底將建成投産;衆泰煤焦化130萬噸焦化項目已經投産,年産20萬噸甲醇項目即將建成;中潤煤業産能擴增後,産品供不應求,價格一升再升。前7個月,新疆公司在春節少生産一個月的情況下,實現營業收入63億元,利潤總額6.3億元,全年利潤有望首次突破12億元大關,成爲集團公司利潤重要貢獻源。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
新疆公司这些年的发展,是“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真实写照,因为对初心使命的执著坚守,才得以始终朝着目标持之以恒地努力,才得以在变革时代逐梦前行,成就了事业发展的一片新气象。
行走天山,仰望昆仑;正道直行,初心铸魂。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新疆公司“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正朝着建设河南能源战略转移承接地的目标,在逐梦新疆、能源报国的路上大步走向辉煌!